核心阅读

近期,美德矛盾呈现加速发展势头,双方在撤军问题、“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伊核协议、经贸问题等方面分歧明显。专家认为,美德矛盾既反映出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的对垒,也是不同利益诉求的冲突。

美国国务卿近日对欧洲4国进行访问,并与波兰正式签署《加强防务合作协议》,该协议为部分从德国撤出的美军轮换部署至波兰提供了条件。与此同时,美方官员不断扬言准备进一步扩大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参与方的制裁,引起德方强烈不满。分析认为,撤军问题及“北溪—2”项目集中体现了近期美德矛盾焦点,两国关系转冷成为跨大西洋关系不断疏远的一个缩影。

“美国撤军的做法再次搅乱了北约同盟关系”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日访问了波兰、奥地利、捷克、斯洛文尼亚4国。欧洲媒体注意到,这四个国家都是德国的周边国家。蓬佩奥表示,此次访问的国家都是美国的“伟大朋友”,却对德国只字不提。

8月15日,蓬佩奥与波方签署《加强防务合作协议》,正式敲定美国在波增加驻军相关事宜,预计在波兰增加1000名美军,并在波兰境内建立一个军事指挥中心,美国在波兰驻军将上升至5500人。

此前美国宣布从德国撤出近1.2万名美军,对其进行重新部署,并将位于德国的美军欧洲司令部迁至比利时,同在德国的美军非洲司令部未来也将迁至别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直言,这么做的原因是德国“拖欠”北约大量军费,“我们减少驻军是因为他们不肯付账。就是这么简单”。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说,美国与波兰的协议进一步证实了“华盛顿对柏林的成见”。分析指出,美波签署协议的时间点恰好在美国宣布从德国大幅削减驻军之后。该协议为部分从德国撤出的美军轮换部署至波兰提供了条件。从美方角度看,这份协议既是对波兰“主动示好”的奖励,也是对德国“拖欠军费”的惩罚。

对美国单方面撤军的决定,德国官员纷纷表达不满。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欧洲需要为自身安全承担更多责任,“如果美国现在自愿决定放弃这一角色,我们将不得不就此好好进行思考”。德国联邦议会外委会主席罗特根批评称,“美国此举将导致北约力量被削弱,损害德美关系”。

在美国国内,不少国会议员也认为此举伤害美国自身利益,是“向朋友和盟友脸上打了一记耳光”。美国前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欧洲事务的官员威廉·考特尼说,“美国撤军的做法再次搅乱了北约同盟关系,很可能削弱欧洲对美国的信任”。

“没有一个国家有权对欧洲国家自己的能源政策指指点点”

围绕“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矛盾是近期美德关系另一个分歧的重点。美国参众两院在7月投票通过了新财年国防授权法修正案,将延长对参与“北溪—2”项目建设公司的制裁,超过12个欧洲国家的120多家公司受到直接影响。

“北溪—2”项目将把俄罗斯的天然气通过波罗的海输送到德国,有助于德国和欧洲实现能源进口的多元化,德国将成为欧洲能源的中转中枢。媒体普遍分析认为,美国采取强硬立场的实质,是推销本国的液化天然气。德国东部商业协会表示,美国制裁的用意在于将竞争对手排挤出欧洲市场。

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8月11日访问俄罗斯,他在与俄外长拉夫罗夫会面后的记者会上表示,“北溪—2”项目建设是德俄两国间的共同利益,“从哪里获得能源是我们的主权决定的。没有一个国家有权对欧洲国家自己的能源政策指指点点”。马斯表示,伙伴之间制裁的做法很明显是步入歧途。他表示,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扩大欧洲自主权将是重中之重。默克尔此前表示,不接受美国的“长臂管辖”。

除了强硬表态,德国正考虑推动欧盟对美国采取集体反制措施。德国联邦议员、前环境部长于尔根·特里廷称,美国对德国和欧盟的主权干涉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应予以坚决回应。

面对美方的制裁威胁,德国和俄罗斯均表示,将继续完成项目建设。英国广播公司评论说,“北溪—2”项目正成为插入欧美关系中的一个楔子。德国《世界报》报道说,欧盟外交官透露,8月12日欧盟与美国举行的视频会议上,欧盟官员就美国制裁政策提交了抗议照会。欧盟27个成员国中,有24个国家代表联合向美国提出了抗议。

“问题症结在于‘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外交政策”

分析认为,从防务问题到“北溪—2”项目争端,美德两国间的分歧折射出一个现实,奉行“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的美国,与更加强调多边主义的德国等传统欧洲盟友在诸多国际问题上的矛盾不断激化。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评论说,美德关系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

英国国际关系学者汤姆·福迪评论说,现在华盛顿和柏林之间的关系“正在以自由落体般的速度下降”。“问题症结在于‘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外交政策。美国力图通过极限施压、胁迫、退出国际组织等手段霸凌其他国家,从而让它们屈服于美国的意愿。”

福迪说,美国政府的立场是迫使欧洲追随美国的优先事项,但美国的政策“正站在德国外交政策原则的对立面”。他认为,德国奉行独立、务实和多边主义的外交政策,以保护该国的最大利益。从长远来看,这包括更加强调欧洲的团结与领导,以及防务问题上更加自力更生。

美国的“长臂管辖”也让德国与欧盟难以忍受。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表示,美国的域外管辖权是违背国际法的,欧洲的政策应当由欧洲决定,而不是被第三方国家决定。美国财政部前副部长戴维·科恩警告说,美国的单边制裁会在全世界范围内引发反美情绪,并让美国潜在的国际合作伙伴望而却步,从长远看将损害美国外交利益并威胁美国经济。

外界普遍认为,跨大西洋关系未来仍将经历震荡和调整,美德关系短期内很难快速转圜。预计欧洲国家会谋求更多的自主权,来寻求欧美关系新的平衡点。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所长滕建群表示,尽管欧美关系彻底破裂的可能性不大,但欧洲国家在对美关系中谋求更多自主权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

(人民日报华盛顿、柏林8月19日电 人民日报驻美国记者 李志伟 人民日报驻德国记者 李强)

责编:秦雅楠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reaganfoodandshops.com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